阀门股份有限公司www.famen1.com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公司简介 >
    彼的花,岸的柳 花开千年,落千年。柳、花永不同体。
      ――题记
      偶起欢笑,亦有泪伴。不远的记忆在秋风秋雨里滴滴数起,也轻轻的呢喃着,别离时的模样。
      时间,仿佛总能瞬间定格人的一生一世。是多久,奇迹私服?是多想见到人?
      长长地叹上一口气,座落处听完一首老歌,仿佛已是全明。
      春去秋来,看着一次次的聚合别离,念着一丝丝的缘起缘落,明了,又灭,浮了又沉。如梦,过眼繁华,漫漫又迢迢的俗世红尘,终究没有为你为我定格过。
      苦苦一笑。抹掠了惊天动地,轰轰烈烈。平静着。
      做一名守望者,望着一重重闭关的门庭,却依然以永恒期待的心,凝望着那千年花开,千年柳垂。勿笑我痴,我狂。我也是情非得已。
      像什么都是,又,什么都不是的。
      生活告诉我,要珍惜眼前人,自当!而有些人,有些事,只会留在记忆中,只存在内心最深处!
      懂的,也是一种爱。不会随时间的流逝而暗淡。它像是,一份执着,一声感叹,一抹忧伤,一帘清梦。
      夜,从来没有这般乱过,这般凉!
      窗外的雨,断断续续,仿佛从千年前蹒跚走来,落寞而憔悴着!
      凄落的夜色,随风飘荡!总也感叹着,花开花落,换去了繁华,落下了凋零。过眼的云烟,不及得一朵花开的时间美。红尘,谁定了输赢?却也不抵这苍茫的夜色,落成满地清淡的芳香。谁来过?
      情到深处,也总藏不住想念的心灵。
      也总叹,情深缘浅。却也抹不去,曾经深深烙在心里那些或深或浅的痕迹。又如何放得下?
      彼的花,岸的柳,毅辉魔域。花开千年,落千年。柳、花永不同体。情因果,果因缘,注定此生情深缘浅。
      花再艳,只在彼。柳再垂,只在岸。仿佛,隐隐中可见,伸手接摸,却化了成虚幻。凋谢来等候,一季,一年,一生,一世,怎地凄美的守望?又是怎地深情的执着?
      一转身,再看来时路,飘飘零零的花瓣雨,斑班驳驳深深浅浅的印迹。已是漫漫长路,没有了起点。
      佛说:彼岸花,永远在彼岸悠然绽放。
      隔着我们永远渡不过的河。多少年后,烟花往事,尽付风雨间。多少年后,红尘梦,尽随。灭不了的明,永不消失的记往。
      于是,慢慢的懂了遗憾,也懂了人生。
      也很是喜欢张爱玲的《半生缘》。
      悲剧,莫过于两个相恋的人不能牵手一生一世,也正因为有了遗憾,那份情义才越发显得弥足珍贵,既浸入骨髓又超然永恒。
      又如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故事,如若他们真的走到了一起,朝朝与暮暮,相伴一生,白头偕老了,那又何来的千古绝唱的凄婉?
      不想说割舍不下什么,因为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。
      情深,传奇世界私服,不必再奢望,缘浅,总是留下遗憾。
      熟悉的画面,凋零花,久久不散的味道。或许,于这一段段文字里,形成了记忆。或许,于万丈红尘中空望,洗却暗伤,将彼与岸形同陌路。
      岁月流逝亦如梦。
      感悟着。遗憾亦是一种感人的美,一种破碎的美。因为有了它,人世间的真善美更值得称颂;因为有了它,生命更值得去回味;因为有了它,就有了远走天涯的念想。牵动着。
      生命,沧海之一栗,承载不了太多情与非。聚散离合,不甘心也好,不情愿也罢,生活一直都是一个谜。又何苦追逐着?不如,任由一步步地向前走。
      或许,不经意间的偶尔相逢,发现也可以给予很多。或许,简单的擦肩而过,或许是一简单的错过,也可以在心中烙下清晰的铭记。
      纵然撕去伪装出的冷漠,去找寻那走过凌乱足迹,徘徊在脑海,又怎能忘记过你曾经的心痛?
      本文由《雨露文章网》www.vipyl.com 负责整理首发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
请使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